风雨廿八都

作者:伍献卫  更新时间:2014-11-25

  11月7日逢立冬,与同事夜宿衢州小城江山,一场寒雨时至,将小城的夜拉得格外漫长。次日凌晨坐车出发,心中还念想着这雨中的江郎山该是怎样一番景致,同事却告诉我此行的目的地是廿八都,失望的情绪不免溢上心头。素闻江郎山“雄奇冠天下,秀丽甲东南”,如今却只能与它擦肩而过,舍近求远去寻访什么廿八都,心中游兴顿时衰减,只能双目微闭任由车子驰骋。这世间事与人多有束缚,所谓策马奔腾、仗剑天涯只是江湖传说,千百年来能够不避风雨虎狼,与长风云雾为伴,心有所趋行便同往的,恐怕也只有徐霞客一人而已。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心中也平和了许多,既来之则安之,不妨去看看这个仙霞古道上的古老驿站。

  “背靠群山,枫溪环绕,廊桥为门”,初见廿八都心中为之一振,好个幽深别致的地方,倒似桃花源,哪像“操七闽之关键,巩两浙之藩篱”的屯兵之地、边陲重镇。是日烟雨蒙蒙,云蒸雾绕,极衬“仙霞”二字。传说唐末黄巢带兵入闽,遇仙霞岭阻挡,义军披荆斩棘,开山路七百里,攻陷福建诸州,自栖霞古道开辟始,四围群山内,这个宋以前叫做“道城”的小村落,便成了商贾云集之所,兵家必争之地。在北宋江山设都四十四,此地排行第廿八,因而得名廿八都,遂为重镇,关隘拱列。是传说,是历史,或匪、或官、或兵,那些铁马兵戈、腥风血雨早已随风湮灭,今日再看廿八都,似乎少了“一足踏三省”的匪气霸气,却多了“鸡鸣万家听”的烟火味道,我想再高亢的旋律也终究会归于宁静,而这份宁静恰是此刻古老小镇上袅袅升起的炊烟,这缕缕炊烟才是丹青册页里永远不会湮灭的文字。

  大略了解了廿八都的地理位置和历史,站在它的身边望一望,想想这承载着千百年风霜雨雪的小镇,在远离喧嚣的浙闽赣三省边地,在绵延数百里的仙霞群山中,竟如此顽强地留存下来,心中未能探访名山的遗憾荡然无存,倒是迫切想要走进廿八都,去好好体味一番这个被学者文人称为“遗落在大山深处的梦”的不朽传奇。

  穿过古朴典雅的朱坡桥,踩着鹅卵石铺就的路面,听着檐雨敲窗或是雨打芭蕉的声音,我们穿行在悠久的历史与浓郁的文化气息里。黛瓦青砖、飞檐髙甍、雕梁画栋,随意一抬头,一俯首,定格的都是一幅风景画。墙上悬着的书画,屋柱上的楹联题刻,再或者是斑驳墙面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字标语,每一处都是一段历史。浙式、徽式、赣式、西洋式各色明清建筑杂而不乱,它们错落有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仿佛诉说着这大山深处的千年文化的交融和演变。周庄、同里、乌镇那是小桥流水人家的纤秀和婉约,流传的大多是才子佳人、闺阁绣娘等故事,不免多了几分脂粉气。也见过丽江古城和湘西凤凰,那里的嘈杂和喧嚣倒更像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都市,浓郁的商业气氛早已夺走了古城的魂灵,只剩下繁华热闹的躯壳被标记在旅行地图上。廿八都与它们不同,这里有一种历经风雨穿越千古的淡定与从容,我们倒像是一帮不速之客,突然闯入了人家的寻常生活,本来是为看风景却突然成了人家眼里的奇异景致。

  我看见老人在自家的门廊下择豆子,看见姑娘在门口的水沟里洗菜,看见戴笠穿蓑的农人在屋檐下避雨,还闻见妇人在灶台上炒菜的香味,没有吆喝也不是表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只是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中。偶尔见着几户人家拿出自家种的红薯或者自制的“铜锣糕”来卖,也一定是在自家的门口支一小木摊,连谈价格也仿佛怯怯的。风雨廿八都,在这个“方言王国”、“百姓古镇”,我们行走在风雨中,真切体味“家家比邻,门门相通,晴不戴帽,雨不带伞,行不出户,路不湿鞋”的独特魅力。廿八都实在是一座活着的小镇。

  站在古老的建筑中,抬头望四方天井上的苍穹,雨丝淅淅沥沥地飘飞,我看见一拨又一拨的守军和眷属来了,看见迁客和骚人来了,看见商贩走卒来了。会馆茶肆、店铺作坊、庙宇祠堂,这烽烟四起、剑影刀光终究敌不过南北迤逦、俚语浅唱。攻也好,守也罢,成败进退之间褪了风流也泯了恩仇,唯有这山野自然的风和雨依然如故,在这仙霞古道旁的廿八都浅吟低唱。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订购流程 | 帮助中心

主办单位:金华双龙旅游发展总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华八婺网络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金华市双龙风景区  电话:(0579)82343576 83202095
Copyright © 2011 ShuangLongD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