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的坡阳街

作者:施夏莺  更新时间:2014-12-02

    这是个千年古镇的月光之夜。
  我走在古镇———金东区岭下朱坡阳街的青石板路上。月亮清晰地高挂在空中,星星散布在天幕上,一闪一闪的。古镇的路面中间由青石板铺就,两边用鹅卵石成有规则的镶嵌,青石板下是排水沟。那些有着漫长历史的青石板,在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曲曲折折的窄巷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粉墙黛瓦、飞檐翘角,在夜幕的笼罩下显得有些朦胧。马头墙上的灵兽依稀可见。那么静的夜,那么蓝的天。这是个千年古镇独有的夜吧?
  坡阳街曾经是一条上通丽、台、温,下达金、衢、严的交通要道,古迹众多。上街有大王殿、大井、观音阁,下街有明代著名画家朱性甫故居、朱氏宗祠、石洞门等。往东有个文昌阁,内设有孔子庙,祭祀文曲星保佑村里的读书人。文昌阁南边的小山坡上有一建成于清代的建筑———追远亭。
  外婆的家就在坡阳街的尽头。从街的西边走到街的东边大约有四百多米。
  我漫不经心地低着头,一边走一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身上那条松肥的灯笼裤被风鼓起,肆意飞舞。仰头,看那一直陪着看戏夜归人一起走的月亮。回想着戏中翘着兰花指,嫦娥偷吃仙丹后奔月向上飞的优美姿势。问道:嫦娥,你奔月时,当真有这么绝情,弃情郎不顾?
  嫦娥寂寞地低着头未说话。我回头望向身后那座宏大的朱氏宗祠,那里是我幼年时代的快乐天堂。眼前闪过和许洁这位后来成了牙科大夫的闺蜜在祠堂里玩跳房子的情景。我和她在用粉笔画的房子里一蹦一跳,穿房越脊,去拾捡地上的沙包。一边玩一边唱:三月里来桃花红,一脚跳进桃花房。四月里来杏花香,一脚跳进杏花房……在一边玩陀螺的哥哥,时不时地把陀螺抽进房子里捣乱。我和许洁怒气冲冲地追上去踩,哥哥扬着鞭子抽着陀螺惊慌地在前面飞快地跑……我们在祠堂里笑着,闹着,不去想长远。一不小心,就长大了。一不小心,就丢失了韶华时光。时光荏苒,岁月静好;往事依稀,韶华空明。
  一条大黄狗安静地趴在剪发店前面。店前屋檐下亮着一排红灯笼,随风轻轻摇曳,在寂静的街上显得格外抢眼。剪发店的老板娘是个颇有姿色的女人。不知是女人的理发手艺好还是因为女人长得漂亮,店里的生意就像店前的红灯笼一样红火。每次去剪发,老板娘总是夸我的眼睫毛长长得漂亮,因此我对她特别有好感。人就是喜欢戴高帽子,小孩子也一样。人若能真正修行到闻过则喜,那会怎么样呢?
  关公庙边上是保元堂药店,有一股奇特的药香味从里面飘出。二排暗红色的大柜子靠墙而立。柜中塞满一排排的抽屉。每个抽屉门上都贴着一张细长的小纸条,上面用毛笔正楷写着不同名称的中药名。
  药店对面是一家茶馆,里面经常有盲眼艺人手里拿着道情筒、两片简板咭咭蓬、咭咭蓬地唱道情:前有新闻后有戏,新闻要唱达东西……
  挨着茶馆的是一家豆腐店。小时候,我经常拿着一碗黄豆到这里换盐卤豆腐吃。豆腐店的斜对面是一家公私合营的饮食店。外婆就在这里上班。我和哥哥经常到这里吃豆浆油条。豆浆是手磨豆浆,很稠很香,上面浮着一层皮。油条枣红油亮,外脆里软。
  坡阳街上曾经还有个邮局。邮局电报房里的人常常让人联想到电影里用密码发送情报的特务。发报员头上戴着耳机坐在柜台前面,滴滴答答地,将家有急事速归之类的信息传递到远方。现在是微信年代了,永不消逝的电报早已在生活中消逝了。
  坡阳街住着一位叫春明的音乐老师,吹拉弹唱样样都会。喜欢拉一些缠绵伤感的二胡独奏。哀怨离愁,肝肠寸断,一把二胡拉得路人醉,给这条千年古街增色不少。
  远远看到坡阳街尽头的那棵大樟树了。外婆家是一座二层二进徽式瓦房。中堂挂着一幅我书写的对联:月到中秋,人逢大治。在堂屋的门楼上,筑着一个燕子窝。哥哥曾试图用弹弓打,被外婆阻止,说燕子是吉祥物,打不得。我曾把外婆的头髻偷出去鸡毛换糖吃,纸包糖放入口中的那种甜蜜滋味,至今还记忆犹新。
  门吱呀响了一声,摸到门边时,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月亮依然清晰地高挂在空中,四周依然繁星点点。那么静的夜,那么蓝的天。
  我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月光下,走在千年古镇的青石板上,走过梦中的坡阳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订购流程 | 帮助中心

主办单位:金华双龙旅游发展总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金华八婺网络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金华市双龙风景区  电话:(0579)82343576 83202095
Copyright © 2011 ShuangLongDong All Rights Reserved.